夜雨无声

莫笑战矛血尢热,重头再来又如何。南山花开为君贺,却是天人永相隔。千机易得命难测,乾坤变幻谁堪得。伞下战魂两相和,且为荣耀再谱歌。 ——蝴蝶蓝《全职高手》

月光欲散(一)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笔超渣声,以后请叫我渣声。
我想了一下把鬼溪的出道时间改成第赛季了,貌似三赛季不太合理~而且真的没有人评论一下的吗?!鬼溪的战队叫什么名字谁帮忙取一个哇!

第一次写,轻点喷~





鬼溪和蓝雨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

夏休期快要开始了,蓝雨全员一起去了电玩城,鬼溪的好基友在电玩城兴奋的玩着夹娃娃,鬼溪在旁边用手机码文,黄少和喻队在旁边玩,鬼溪的好基友连夹了五十多次也没夹上,于是叫鬼溪帮忙,好基友喊着:“啊西吧,哎,,Ծ^Ծ,,阿溪你帮我夹一下!我就不行今天还夹不上了!”鬼溪好基友喊的声音很大,引起了旁边喻队的关注,但是他看见,一个捂的严严实实的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站在了旁边,然后只见一双纤细白暂的手抓住了遥控杆,然后一双黑的发亮的双眼瞟了一眼机器里的毛绒玩具,说到:“那个?还是这个?”

鬼溪和基友这番话不仅让喻队听到了,还让黄少也听到了,恰巧黄少也很想看看鬼溪话说的这么有自信,到底怎样夹娃娃的,于是便停下了手中的操作看向了鬼溪。

鬼溪基友答到:“就内个!绿色的内个!”
鬼溪看了看,懒洋洋的甩了甩手说:“你怎么会喜欢内个?绿色那么难看,还是蓝色好。”

但也没多说,毕竟今天心情挺好的,再加上欠粉丝的文也发完了,录歌的时间也推迟了,就没说什么,晃了下操作杆,操纵着爪子滑到了那个基友看上的毛绒玩具上空,一拍抓取键,玩具娃娃就掉落在领取口了。整个过程不超过20秒,看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脸震惊,不过黄少天震惊的时间不长,过了一会儿就上前说到:“哎这位兄弟,我看你声音挺熟悉的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让我想想,是在哪里呢……不过这位朋友你玩荣耀吗?我玩剑客的,你什么职业的啊,有空打一把吧!”鬼溪一头黑线的听黄少讲完了所有的话,抓住了重点,荣耀?剑客?莫非……是黄少?

于是鬼溪脱口而出:“黄少!”

好在说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黄少听了之后非常紧张,赶忙压低声音说:“喂喂!你小声点啊!我要是被认出来了你是要负责任的啊喂!话说你为什么也捂的这么严哎?”

鬼溪扶了扶额,说:“我是鬼溪,职业……忍者,一区ID细雪纷纷。”

黄少天听了后,说:“好好好!我记住了!细雪纷纷?这么文艺的名字啊,哎队长你听她名字和——战队的队长是不是同名了唉!听起来很像女生的名字哎!”

!!!

敢情说了半天他一直把自己当成男的?!

鬼溪咳了一下说:“我是女的。”

说完黄少天才知道鬼溪真的是自己认识的内个人。

旁边的基友从跳舞机上下来,说:“哎阿溪你跳一把呗~好久没看你跳舞了哎~”

结果……最后发展成你与黄烦烦的尬舞场……

黄少天:“唉唉唉这个怎么这么快哎!节奏这么快(⊙o⊙)!”

鬼溪:“我觉得还好啊!是你太慢了吧!”

旁边的基友与蓝雨(除黄少外)全员:我们在干哈?!?!?

正当鬼溪和黄少想再跳一把,鬼溪的电话响了:“又一年细雪纷纷,霜夜未冷……”鬼溪看了看手机,一皱眉,直接把电话挂断了。然后看了一下时间,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黄少听了后,说:“那好吧,溪妹子我们常联系啊!”

鬼溪转身没走几步就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刚才给她打电话的人一般不会给她打电话,除非出了什么大事……

莫非……



















咔!一本正经的卡文,我要求不高的!只要粉丝过了五个我就回来更文!(顺便各位大大太太顺手给个小蓝手小红心小评论给鬼溪的战队取个名字什么的呗~)

评论

热度(4)